{title}

《伯德小姐》在不久前了奥斯卡的多项,知名度提高,以至于在我观影,对有了的。我想到的是,电影得,贴近我的。在中国,成高中生,我与母亲经常小吵吵闹闹,我的,大多数,我所在的也存在。

我伯德小姐那样和,那样激烈地家管束,“”?,深处我“伯德小姐”一般的。而偏执的母亲,则在许多与伯德小姐的“安”。母亲,就像她们,亲密,剑拔弩张。会无关紧要的话题,下就某个到某一方的话题而不可开交Https://wWw.ZuoWen8.CoM/;我会母亲替我而大吵大闹;母亲也会我的而怒火中烧。就像伯德小姐,过母亲:“你我吗?”?获得爱真正针对我的。

电影我母亲一起的。观影过程中,母亲会出声电影中伯德小姐的种种行为,则伯德小姐的和,控诉对安“”的不满。电影进度条的,都了,我发现开始逐渐对安产生了近似于抱歉和同情的。

电影的最后,伯德小姐顶着哭妆容给母亲的留言。最后她侧脸,。,母亲说“我这个故事就像在讲”。

《伯德小姐》的电影了,我的青春,母亲也尚未完的。与此同时,伯德小姐的故事也的着……

乐视tv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