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title}

我所美食屈指可数,之一。

就在,妈妈就一顿“超级大餐”——。妈妈做的十分,一片片薄薄的,环一个个“”肉馅,环“”争先恐后地从妈妈逃脱,跳危险的,要来一次热水洗礼,才真正的价值。

热水沸美丽的,好了,面片里的肉馅依稀可见,充满了诱魅力。舔了舔嘴唇,妈妈递过来的碗,一个勺子,舀了一个混沌?轻轻吹了几下,才小心翼翼地放进。面片即Https://wWw.ZuoWen8.CoM/化,肉馅又美味,“此菜只,几回尝。”嚼着那可馄钝,品味着那的,我忘记了是谁,忘记了姓什么,什么,忘记了五彩缤纷的世界,忘记了孩子们的欢歌笑语,忘记了身旁一位亲妈妈……

“宝贝儿,妈妈做的馄钝吗?”妈妈笑眯眯地。我如梦初醒,朦朦胧胧回:“啊?,您可是世界,做的饭怎么不呢?”“你这小子,会拍马屁!”妈了。

……

每当谈起美食,总会妈馄钝。

举荐tv看点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