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title}

叮铃铃——叮铃铃——

正埋头的交通工程总甄皱起,“喂——”

“啊,是赵秘书啊!”甄懒散的面容花枝招展起来,“什么,集团总领导要来视察……!”

放下,甄点支,凝神着。,自己锐意,在中高速公路承建中,多次按时地完成任务,可以卓著,电视报纸上到处都是他的先进事迹,对总的这次,他还是很有信心的。,任何锦上添花,他手机,给的分指示:所有人员,制做服;各的设,来不及的也可从别处先行;要安组领导的衣食住行,绝。他的大手这语言有力地挥动,如柄挖掘机的抓斗,瞄准了窥视已久的物什。就要;他的面孔沉着威严,心生肃仰。

的时间,甄总一动,他招手让司机把车,从开始,他要步行上。这一个朴素亲民的形象。

午夜,甄好不容易把6岁的抱到急诊科的凳子上。妻子,不想再惊动。

急诊科年轻医眼光扫过甄,:什么情况?

甄刚想回话,忽然没有挂号,起身要往挂号室走,白大褂站起身来,关切地说:挂,的病要紧。Https://wWw.ZuoWen8.CoM/小替量了体温,开了药,又亲自送俩区。救死扶伤的年轻憨厚的一直在甄:这小伙,真!

因了的病,甄不得不经常呆在家里照顾,应酬都推,,啤酒肚也下去不少,离一个清廉正直的形象更近了。

组就要,朱秘书到各分的结果也很让甄。经过这次考核,他就有望集团总部,最年轻的集团副总。烧退了,依然,不远的路程?他和散着步。他忽然习惯并和的这种相处,他着纯眼神,嘴角泛起慈爱幸福的笑容。

依然是来来往往的患者,年轻不停地。他特意挂了两张号,,想坐下来。

“一边等着去,”年轻的脸骤然恼怒起来。蹙集在一起,“不知道排队吗?”

恍如隔世,他尴尬地笑笑,带着向候诊处。

“怪不得一带看病,可是前呼后拥的,原来双规了。”身后是年轻漠然地。

的眼神投向他,他忽然忆起妻子里狐疑又莫名的责问,又意识到近办公室汇报的人也少了,还有碰见又偏头错过的情景……

大梦初醒!他的到:朱秘书,把奔驰600开过来!另外。生病了,请张院长亲自!

举荐tv乐迷看点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