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社会庞里,大多数的或许不曾欣羡的,不曾有将名字教科书的妄想,不曾有豪情的追求,但这并不意味着个人的,地平凡个人的廉价。,享受的渺小,的个人。

你是否细蚂蚁鼓起它们的身子抬着白米粒?你是否工人将块砖垒砌成一座高达的建筑?诚然渺小,就像在《紫藤萝瀑布》中所的那样,个人的是的一毛,但这的传递才厚重的。

完全能够地说出:就是那微蚂蚁,用微抬起社建设;就是那板砖,组合成的基石。

,个人存无可辩驳。的渺小,或许就是造物主赐予的。

关注细微,,倾听花开的。张开,轻风远处的清香入怀。

记得那说:“一粒有一个,一朵野花中Https://wWw.ZuoWen8.CoM/有一座天堂。把放在你手上,在刹那间。”我喜欢的,但并其,的要旨,而是更喜欢其间包的短暂与,与的辩证意味。

仍旧是细微的观察,却能一个渺事物的。的喜悦渺洞开的心而贯穿,涤洗着的。

享受的渺小,不是本身渺,而是一颗渺小,的心,去感受渺“”,莫幸福感。

或许过富有的黄金城堡,或许过登上的,而当,铅华以后,留下的生活本身的质朴,充斥着人走茶凉的意味。活的与干净却总是向,每一个微体敞开。

享受的渺小,,回归,每一个都是的体,从心底生出。

你听得见十二月的风在你下的吗?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