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title}

在长长的下的,是;在细细的间驿动的,是;在飞扬的间静守的,还是。

在瓦,梭罗着夜空;在间,小王子于与;在风花雪,冬夜拥炉湖心亭看雪……

木心说:“的日色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人。”的也很纯净,不染一丝。

当的言,当沃灌的的血管里,当还没当成“幼稚”的同义语的,就不百看不厌的漫画书,就不墙上自己的幅,就不有朝孩提曾经的美好竟然来。

踏钢筋混凝土浇的,慢见尔虞我诈的,听虚情假意的狂轰滥炸,受不含温度的……

总,的在你“长成”覆水难收。有,在台灯淡淡的中,看见的,它潺湲的,其间的细石;生的的,,,以及上三的的……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切的真实性。

,你是否的下,过萤火虫的?你是否见堵,和那堵斑驳的上的?你是否见那一望无垠的荡,和小伙伴在其中,,与大?

当逝去,吗?谁也不能曾经。

你不愿曾经的。,不同于“近乡情更怯”,失落也绝因的繁华的的,失落当年观察,体悟世界的眼睛和心境已经不复存在,失落会。

当的废失,当的,当的……又在何处?是硬化,还是泯灭?

“的日色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人。”当不断发展,当经济不断增长,当,有少男少女已“少年老成”,在他们的,一点点童?,如的一缕轻烟。

当钢筋混凝土困,是否如龚自珍病梅,让自己的似出芙蓉,去?

当的,的散尽,的,曾经的将?当孩提的泯灭,的之途。

tv乐迷
Baidu